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联盟动态/浏览文章

联盟人才培养“七特性”:“传承性、神圣性、权威性、客观性、敏锐性、示范性和人性”——方滨兴院士在2019联盟年会上的讲话

时间:2020-01-10 来源:CEAC 0 【 字体: 打印 手机访问

2019年12月18-19日,首届网络空间安全人才培养高峰论坛暨中国网络空间安全人才教育联盟2019年会在长沙隆重举行。来自国内从事网络空间安全相关的高校、科研学术机构、地方政府、企事业单位的代表10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以下为中国网络空间安全人才教育联盟理事长方滨兴院士讲话实录。

image.png

尊敬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各位代表、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用七个特性来总结我们联盟成立的愿景,分别为传承性、神圣性、权威性、客观性、敏锐性、示范性和人性。

传承性

什么是传承性?我们搞教育就涉及到学校,任何一个大学首先强调就是它的传承性,例如传承什么样的文化。我们联盟也一样,我们传承的是什么呢?我们传承的是一种使命。我们总书记强调“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也许有些人觉得这是一个偏政治的术语,但我却非常有感触,我觉得一个人的使命感是极其重要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责任感的社会,每个人都被安排好了职位,都有相关的责任,但往往责任和使命是有脱钩的。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我买了一个头等舱,价格相对比较贵,因有突发情况,我不得不退掉这张票。但没过多久,又取消了突发的安排,因此,我需要恢复原来的这段行程。我从我的实时行程记录来看,发现这个行程尚未被取消。我就联系客服,协商直接恢复这段行程。但客服说按照规定已经进入退票流程的票,只能继续退掉,然后重买。问客服能否不收退票费,答复是按照规定不能。我说那我重买的话就会换一家航空公司,客服说那也没有办法。在这里,工作人员强调的是一种责任感,他的责任告诉他一定要遵守这个规定。但如果我是他们的员工,我就会本着使命感向上级反应有人有这么个情况,我认为应该改,因为这有利于增加利润,这才是使命感。因此说,当一个规则明显不合理的时候,使命感真的非常重要。

现在为什么大家都在抱怨教育,因为我们目前是在应试教育体制下做事,应试体制就造成了一大堆的责任感问题。我们中学要补课,因为老师们认为:如果我不搞补课,我就应试不过别人,应试不过别人,我这个责任就等于没尽到。但是,我们现在应该从使命感的角度告诉他:你不能总让补课,如果你的孩子是靠这么一种学习方法取得高分的话,这对孩子来说是弊大于利的。使命感告诉我应该说实在话,这就是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区别。我的孩子年龄也不大,她的成绩在班里不算好,但是老师特别喜欢这个孩子,还觉得她很聪明,为什么呢?这个孩子的精力放在做很多课外的事上,她没有精力去仔细记住每一个字,她甚至还在写小说,小说都是用语音输入的,她也记不住字,所以考语文总是丢分。从责任感来讲肯定会让孩子罚写,一个字写一百遍,那她肯定不会丢分。但是孩子就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了,她的老师也意识到了这点。老师说:“尽管你的分数不高,但是我们都喜欢你都支持你”,这就是一种使命感驱动。所以来到这样的学校,我们的孩子就特别容易成长。我的孩子经常做一些跟学习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但老师也认可,这就是从使命感的角度想问题。但是呢,有些学校是不会这样的,老师们会认为考试分数不行,就考不了初中,考不了好学校等等。所以,责任感和使命感是有冲突的。因此我就在想:我们要传承什么?我们要传承真正的教育,我们就要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教育,我们要用我们的使命感来想这件事情。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一个概念——“传承性”。

神圣性

我们是人才教育联盟,教育学是最深层的,是掺不了半点虚假的。因此,我们联盟在做事情的时候,要保持着神圣性,我们不能被金钱蒙住眼睛,不能为赚钱去做事情,我们要为这个“神圣”去做事情。联盟成立的时候,按照促进会所说,咱们这个联盟虽然是一个非法人成立的组织,但是咱们可以成立一个法人平台。成立法人平台就有一个问题,这个法人平台就成了一个企业,企业不就赚钱了吗?所以,我们为了维持我们的神圣性,我们要求企业的股东们首先要是我们的理事;另外,股东们必须承诺个人不分红、公司不融资。当一个企业不分红不融资的时候,它就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因为赚再多的钱也分不了红。另外,股东退股的时候,如果价值超过投资,则原价退出;如果价值低于投资,则按照实价退出,而且不能卖股,股份转给谁由联盟决定。这就保证我们的平台是一个纯净的平台,是为了支撑公众而做的平台。这就是我们维持神圣性提出的一种要求,这样的话才能让我们有一种凝聚力,有一种契合力。

我们现在提倡“政产学研金介用”,这七个角色都需要人才,所以我们的成员不仅限于教师群体。我们可以把人才分为五个层面。最大的层面是继续教育层,我们每年的人才需要量是几十万人,但一个学校能毕业的也就只有万量级,那大多数人才是从哪儿来呢?这都是从其他学科横切过来的;第二个层面,就是专业教育层面,例如中专、大专那种职业教育,这种教育是以就业需要为目标进行定位的;第三个层面是本科教育;第四个层面是研究生教育;第五个层面是博士生教育。当然这只是一种分法。人们还有一种分法就是把普及教育也算在内,也有分法把特殊教育也算在内。但不管如何划分,网络空间安全教育不仅仅是指大学中的教育,我们要做的是贯穿各个层面,因此我们需要广泛吸纳不同层面的教育人才。我希望我们联盟秘书处可以广泛宣传一下,最好能够将中小学也给吸纳进来。总之,我们的目的就是把整体团结起来,维护我们教育这个神圣的职业。

权威性

什么叫权威?权威就是信息量足够大。设想一下,如果你的信息量足够大,其他人的信息量没有你大,其他人当然没有你权威。那么,大的信息量来自于什么呢?来自于整个面,如果有一个面还都没有接触到,怎么能称为权威呢?所以,我们在市场上要想保持我们的权威性,面就得宽;在我们所没有覆盖到的地方,我们就应该多吸收。我们没有覆盖到的地方,有代表也是可以的,因为这就意味着这方面的话我们能够听到,这方面的一些信息我们能够获得。所以我们要广泛吸收各层面成员以保持联盟的权威性。

客观性

客观性非常重要。大家在一起做联盟,这里面很可能会涉及一些利益。一旦我们围绕利益来服务的时候,客观性就容易出现问题,就不一定代表真实的情况了,因为它是被利益所驱使的。作为联盟的管理者就需要特别注意:我们做的事情是不是一种客观的表达,是不是一种公平的表达。客观性的背后是一个公正的公众合作。我们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听到更多的声音,听到不同的声音。我们把所有不同的声音综合到一起,才能变成一个最客观的声音。决策者的作用是什么呢?我记得毛主席的观点是应该让政治家当一把手,虽然政治家不懂技术,但他可以听取别人的技术,然后把不同人的技术放在一起,从而给出一个最客观的解读。但如果专家当一把手,他可能会把他的认识作为最后的决策,因为他太牛了,他认为别人的都不对。找一个不懂的,他会听听所有人的方法,然后找出一个最终的方法。所以更多的客观性在这里就有一个很重要的表达了。

我们现在面对一种机遇,我把它叫做“政退群进”。什么叫“政退群进”呢?就是说政府在往后撤,群众团体在往上冲。这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最近教育部发的一个文件,除了四项比赛由教育部组织外,其他的比赛教育部都不能再办,所以教育部所属的各个专业的教学指导委员会也不能再组织各种比赛。为什么呢?因为教育部是政府,政府旨在发挥监督、管理、指导的作用,监督、管理、指导背后的意思就是裁判员,那么裁判应当是客观的,当了裁判员就不能再当运动员了,这就是真正的“政退”了。教育部现在有一百多个专业,我们网络空间安全专业只是一百多分之一。那么每一个教指委都有一个大赛,一百多个比赛突然中止了,这个时候谁来接呢?当然应该是群众团体来接了。

我们要想搞好教育,一定要遵循客观规律。我们网络空间安全最重大的客观规律就是实践性的需求比别的学科要多很多。那么我们这里就得需要各种方法来推动。现在各种方法非常多,企业也都在做,有些企业可能做的更好。我们作为一个联盟,既然要做这样的事情,就需要保持一个特别好的客观性。只有保证客观性,才能有一个很好的公正性;有了公正性,才能有一个很好的口碑;有了好的口碑,才会被别人所用。

敏锐性

敏锐性的背后就是要有创新,要有智慧。我们要敏锐的发现一些新的动向,跟着新的动向往前走。我们现在搞比赛都是在靶场上,用我的话说叫做内打内,人和靶标都在靶场上,这是常见的,或者说叫做夺旗赛,预置的东西被拿下来就行。但是,现在还有一种很重要的需求,叫做内打外,公安部门搞的护网杯就是内打外,这是真正的实战需求。为什么呢?因为内打内相当于我们出考题,社会上是否真的存在这样的考题是不一定的,这取决于老师想的题目好不好。老师想题目一般是先有答案在出题目,有可能很刁钻,做不出来也不说明什么。但是当内打外的时候就见真招了。因为你打的是真实靶标,如果系统真的有问题,是否能发现并利用那就要看我们的水平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及时去支撑一下。现在公安部门做这件事一般都是找一些白客等。咱们联盟下面有很多的比赛,是不是能让他们也在这方面发挥这样的作用,这也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一点有一些时效性的东西,比较难,因为要把这个攻击手集中在靶场上,有定时性,我们不太容易做到。还有一种我们叫做外打内,就是说把这些产品放在靶场上,人在靶场外面,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做很多事情。因为人在外面就可以随时打,打出了问题就可以报出来。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不断地去改善一个产品的生态。如果一个国家所使用的产品都经过了这么一种锤炼的话,这对国家的网络安全生态有着极大的提升。当然,这种提升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搞了大量的以教学为目的的训练方法,这些训练方法反过来又提升了网络安全生态。这就是我们要去抓的机会。

示范性

后面我们要做一个网络空间安全工程技术人才培养体系指南的发布,我觉得这个做法非常好,我们就是应该告诉公众什么是对的。当然这一点跟我们前面的权威性是相呼应的。我们前面的权威性想强调什么呢?大家都在搞培训,像永信至诚、360、奇安信等公司在培训方面做的非常好,非常了不起。虽然他们自身品牌已经非常响亮了,但大家还在问,到底谁做的更好?我要相信它什么呢?所以,我们是不是要搞一个相对公正的一种标准,让标准来说话。这样是不是有一种更客观的代表性呢?这就是权威性要做的事情。

但是做标准就要研究,要提出一种思路,提出一种方法,这就是我们示范性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发布《网络空间安全工程技术人才培养体系指南2.0》。我们从联盟角度来说,我们各个单位出最好的老师,咱们做一个最好的样板,这个示范性做好了,大家都可以去抄,大家都可以用。或者我们可以支撑每个需求的部分来做,做一个好的示范就是我们的一个使命。另外,我希望我们现在做的联盟不是因为领导意志,而是因为社会的需求,是我们的使命感要求我们去做。

人性

人性这一点是在哪儿都需要的。在大学,我们要强调人性。你应该怎么对学生?怎么对老师?什么叫做善待?什么叫做关爱?我们也一样,我们作为一个群体,没有绝对的权威,没有绝对的领导。大家都是服务者,联盟的管理层服务于盟员,盟员服务于整个社会。我们要把这种人性表达出来,让它变成一个和谐的社会,让它变成一个和谐的群体。

我今天就想强调这几个性——“传承性、神圣性、权威性、客观性、敏锐性、示范性、人性”。我想我们把这几个掌握好,也许我们就能做一个让我们自己满意、也让社会满意的事情了,这就不枉大家聚在一起花出了的时间和金钱。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